病房里的蓝血月

时间:2020-06-29

承蒙上帝的厚爱,我活了整整33年,只进过4次医院。第一Я次在2009年寒假,自己的亲生老爸车祸住在当地县城人民医院。大哥上班,二哥忙于商⊕场,姐姐已有自己的家庭需要照管,小哥哥在外,▄只有我已经整整一年半没有回家了◣,那次寒假回去还没来得及喘息就住进了医院,天天在医院里陪护爸爸,在『医院整整待了一个星期直到爸爸康复出院。第二次第三次,生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还是蒙上帝的厚爱,两次都母子健康,平安出院,所以在医院待的时间也不长。第四次,就到了今年2︴018年的元月份,寒假,婆婆因脑膜瘤住进了故乡的省城人民医院,我带着俩宝贝儿一直在医院,◤直到婆婆基本康复出院,我们才返回了熟悉的他乡宜兴。

原本今年寒假是不打算回去的,因路途遥远,孩子们年幼,不能●太过折腾。没想到临近假期,闻讯婆婆脑膜瘤,需要在省城医院做手术,没等宝宝们正式放假,我们就赶回故乡省城了。开始了长达半个月的病房生活。

人生越是想要依靠,越找不到依靠的地方,越是追÷求速度,越是难以到达快乐的彼岸。很久没有一家人出发了,我自个儿想着,孩儿爸在,这长途跋涉可以稍许轻松些。于是▇█打算轻松地跟着他走就行了,大脑可以休息一下了。没想到在杭州转车时,我们拿着票寻找自己的座位,座位上却坐着别人。我小心翼翼地问:“请问你们到哪里下车?”惟恐自己的鲁莽伤了别人。座位上的俩青年和颜悦色地回答:&ldqu►o;还早得很,要到终点站!”。我一下子懵了,那我们岂不是要一直站到终点?关键是同一个座位怎么可以出两张票呢?我很疑惑!待对方拿出自己的票时,我一下子慌了神!

我们上错车了!还不知道这趟列车↕驶往何方?最担心的是再去重新买票,周转,怕是赶不上婆婆第二天的手术了!之前与婆婆通过话,说这个手术风险不是很大,其实那都是安慰她的。开颅手术,哪是那么容易的呢?那么急地赶去,只希望她老人家在进手术室前,多看到一些希望。特别是他们这个年纪的老人,很喜欢自己的孙子,我把宝宝们都带去,老人家心里会宽慰很多!

可是,这下上错车了,怎么办啊?

孩子爸拿着票去找列车员,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十几分钟后,他回来了。说我们既不用转车也不用换乘,这趟列车也是开往贵阳的,到达时间与我们购票的那趟列车几乎是一样的。虚惊一₪큐场,真是感谢上帝啊!既让我明白人生只能靠自己ミ,又没有耽误此次的重要行程。不过回想起自己走过的三十几年,从出生到现在,这类似的虚惊已经是数不胜数了。感谢上帝的厚爱吧!

下了复兴号列车,夕阳正美。阳光穿透几朵灰云,斜照在高楼的顶端,亮闪闪的,仿佛贴上Ж了一层金。云层很低,似乎伸手就可摘到。从贵阳北站到贵州省人民医院,才十一二公里,我们却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到达。离开故乡省城已经整整七年了,七年的时间它还是没有变,路边的行人依然很多,交通依然拥堵,摆地摊的依然很多,城管依然还在追着路边的摊贩。曾经在这座城市上学时,课余时间我也曾是这些摊贩中的一员。如今看到这座城市里那些摆地摊、发传单、做促销的,就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七年了,这座城市依然那么熟悉。曾经闭上眼也可以穿梭大半个省城。但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我望着故乡省城那些几乎密不透风的高楼大厦,我的内心只感到冰雪般的寒凉。如今回去,看到那本已拥堵至极的城√市里,那些在狭缝里骑摩托骑电瓶车奔跑的人,那是在拼命啊!直看得我心颤颤的,内心一阵阵地哆嗦。

下了出租车,走进医院,ы电梯口又是长长的队伍。好不容易到达23楼婆婆∞的病房,本以为终于可以喘口气,却发现病房里比任何地方都狭窄拥堵,找不出❤☜一丝▊新鲜的空气。

气候不太好,婆婆有些咳嗽。刚刚打完吊针,精神状态很不错。公公婆婆,哥哥嫂嫂以及我们,全都在,挤在狭☆小的病房里说说笑笑,气氛很是融洽,没有感Ы觉到这是在病房。婆婆说我们都去照顾她,好了后她给我们都来评分。其实,除了几▅▆岁不更事的宝宝们,我们每个人的心底都明白,这一脸的轻松不是发自内心的,这病房里的光亮与温度也不是自带的。它就像天上的月亮,在黑夜里,我们总认〗为⿻它是太阳。

婆婆有三个儿ж子,经济状况上数我们比较困难。婆〥婆总担心这病又要花好大一笔钱,怕给她治病了,影响到宝宝们的教育。我一向遇上这类的问题,总会和上帝打赌,每次都是我赢,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婆婆说:“大老远的,就不要来了嘛!怕把钱都用◥了,宝宝们没有用的。”我说:“上帝饿不死有用的人!如果我被饿死了,那就证明我在这人间没有了用处。”大家因我这话哄堂大笑,其实这是我与上帝进行过的无数次赌注╜。遇上这一类关键时刻,时间Ф、精力、金钱该花的都花,该用的都用,上帝都会记着。

我们23号傍晚赶到,婆婆25号手术,恰好有一天的过度时期,我们可以给婆婆打打气。大医院特别拥挤,有的病人住进医院一▦▩个多星期了,最基本的检查都还没做完。婆婆算是比较幸运的,两天时间做完最基础的检查,少了些在医院憋闷环境里的折磨。25号婆婆顺利进入手术室,我们全都在手术室☉门口等着。不一会,医生出来了,说婆婆血压高,暂时╨不Ё能手术。婆婆平时是没有高血压的,这定是被吓出来的。她这上升的血压把我们伪装出来的表情,全都掀了个彻底,每个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全都裸露到了阳光下。

一会儿,医生又说,没事儿了,她这是害怕引起的,可以做手术了,我们又把真实的心都①藏了起来,候在手术室门外。

到下午六点半,手术结束,医生们推着我婆婆出来了。婆婆Ξ头部都被纱布缠着,能微弱地说一点点简单的语言。肿瘤是否为良性,还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知道。

婆婆刚出手术室时,似乎很虚弱,很平静。我们都没有预料过,手术后的第一个晚上会发生什么!医院实在太过狭窄,容纳不下那么多的人,于是那天晚上孩子爸与二嫂子在医院╥照顾,我们其他人去了二嫂子家休息。

可就在那天晚上,婆婆一改虚弱与平静,就跟疯了似的狂乱挣扎,胡乱说话,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想到,平时那么←讲理的一个人,突然间会变成那个样子。我赶到时,婆婆的脚被捆在床边的扶手上,手也ю是戴了专业防抓伤手套。许是已经挣扎累了,说话一点力气都没有,什么东西都吃不下。

过了两三天,她能吃一点点粥了,情况有稍许的好转,哥哥嫂嫂◑↔↕▪们回到自己的单位上班。我与俩宝贝儿以及公公一起在医院照顾。宝贝儿们很听话,在病房里不吵不闹,只一个劲的跟着我,我去哪,他们去哪。他们的乖巧,就是在帮我照顾我的婆婆,他们的奶奶。俩宝宝的懂事,让我的心酸酸的。

在我们大家的照顾下,婆婆一天天的好起来,从滴水不进,到吃一点点的粥,再到吃米─━饭吃肉吃菜。婆婆每好转一点点,我们的内心都是狂喜的。婆婆三个儿子全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工作▲去了,我们怕í他们太过担心,把婆婆好转体现出来的情$况录了视频,全都一一发给他们。

过了十来天,婆婆好很多了,病房的空床上也住进了新病人,实在容纳Ш不下我们了。我晚上只好带着俩宝贝去附近的朋友那里休息。可是小宝宝第二天却怎么都不起,他发烧了。在朋友那里给小宝宝吃了些药,休息了一整天,小∨宝宝也就没有大碍了,我们又赶到医院里去看婆婆。婆婆恢复得还是很快的,我们只空了一天不在,婆婆情况却好了很多。

原本打算婆婆出院后,我们去老家过年,可就在我们买好回老家的票的那个晚上,小宝宝一下子咳嗽得特别厉害,咳得连气都喘不过来,咳得翻肠倒吐。也许是宝宝不太适应老家的气候,也许是在医院长时间的憋闷,也或☼许是其他原因,导致宝宝的不适。我只好把回老家的票退了,改为回宜兴的票。回到宜兴后,宝宝们都安然无恙了!

周折了近20天后,我们恢复了平时的生活!待我重新走进网络的时候,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蓝血月”。而我,在“蓝血月”出现的时候,我只看到婆婆那张有光泽的脸慢慢地变得惨白,又从惨白中挣扎着慢慢变κ得充满希望,以及一同陪在病房里俩宝宝的那一身红装。“蓝血月”难得出现一次,我也希望像这样带着俩宝宝在医院照顾婆婆的经历在这一生中也仅有这一次。也就是说,我希望我的爱人、亲人、朋友们,⿰他们的疾病都像“蓝血月”这么难得,这么稀缺。

下一篇: 随笔录 上一篇: 思想到底有多远
回到顶部